也是我的第一张 mastercard 的卡,尾号还不错, 518。

仔细清点了一下,虽然我不是那种满抽屉都是卡的卡神,乱七八糟也有一大把卡了,不过是把信用卡借记卡之类都算上的结果,其中大部分都是拿到就销了的招行卡,没办法,谁让他家喜欢发各种卡面呢。

下一步目标是工行卡,目前只有一个可怜的 600 额度的交通卡,还没想好是玩养成游戏还是直接冲击高额度。反正建行大大的坏,最近刷了不少,也不给我提额,积分也开始垃圾化,准备把二校门次数刷够就冷冻之。

另外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弄光大的用来买电。。。

我家附近有个烂尾楼,号称是“京城骗贷第一楼”。这楼烂尾到现在到底有多少年我也记不清楚了,上半部分好歹还修了个七七八八,下半部分整个就是个大黑窟窿。被欠钱的建筑公司可能也是拿这个楼没有办法,干脆在下半部分的大堂里面又盖了一些小平房,当民工宿舍使,倒也算是物尽其用。

时间到了 2008 年,问题来了。伟大的奥运会要在我国伟大的首都北京举办,但是这么一个位于二环以内“繁华地段”的破烂烂尾楼,倘若被国际友人看到了,那可如何是好??没关系,这难不倒我们聪明的中国人民,于是某天烂尾楼的下半部分整个被纱网罩起来了。最绝的是,这纱网上面还隐隐约约的画出了红墙白窗,看上去就好像原来已经修的不错的一个楼在进行简单维修一样,不知是不是专业电影布景人士出了手。

昨晚强冷空气袭击北京,我夜里被七级大风吵醒几次。早上起来一看,发现看上去很美的电影布景被没有文化的大风给揭开了一大段,于是烂尾楼又暴露在人们的面前,和以前不同的是,旁边还有一半电影布景。不过,距离那个伟大的时刻已经过去了数月,想来不会再有人关注它,给它再次穿上精美的遮羞布了吧。

烂尾楼的电影布景遮羞布 风吹掉了很大一片

从今天起的新贴全部自动在两个 space 上同时更新,各位 msn 上的小黄花看好,我来了。

——- 分割线以下是技术贴  ————

Live sync 的代码写的真是烂,想改成一下更新两个还挺麻烦,最后我把它 copy 了一份,里面相关的部分全都改成 msnsync2,当另外一个插件装上,才实现的同时更新两个 space 。

打说有狗那年我就出生了,费了半天劲奔了半天命我都没发财。
我出门掏有钱人的垃圾桶,我捡没啃干净的虾皮吃;
我大冷天没钱烧炕,我把棉被贴墙上堵风,没一会儿,警察来了,说要抓赌,我心说我不能跟你走啊,我鞋还大衣柜里锁着呢;
我天天外面溜达,那天捡一火锅,里面有羊肉渣子烂菠菜还有一没捞着的泡大了一圈的鱼丸,我看了这个乐啊,我赶紧把火锅揣怀里,往家跑。我路过有 钱人家,有捎带手捡了点虾皮,得了,爷今天可算能开荤星了。我回到家,棉被还在墙上贴着,墙果然不漏风了,就是被警察踢开的大门怎么也关不上了。我不怕, 我有火锅!火锅多暖和。我琢磨着,好不容易吃顿大餐,还不就甩开腮帮子不过了?我把家底也拿出来了,我打大衣柜里的棉塑料拖鞋里找出了一块两毛五。我打算 好了,我先去自由市场我买一个鸡蛋,我再去超市买促销的韭菜花。我去了自由市场,人说一个鸡蛋没法算钱死活不卖我,说要买也行,安一块钱算。我一听脑子就 懵了,一块钱买一鸡蛋,要我老命嘛这不是。我问他,我有一毛钱给我来一带三聚氰胺的鸡蛋行不行?那人一听就乐了,您啊,来晚了,刚一穿灰外套拿胖六手机的 小伙花两块钱把带三聚氰胺的鸡蛋都买走了。一边走还一边叨叨,骂自己不该酒后乱性答应朋友聚会采买鸡蛋。您说这事闹的,要不您再等俩月,我估计禽流感一来 这鸡蛋还得落价。
行吧,吃不上鸡蛋我就多买份儿酱豆腐吧,那怎么办呢。
我去超市找特价的韭菜花和酱豆腐,您说着这人走起背字来真是没辙。我打超市转了一圈,一瓶破了口的小料也没找着。
得了,凑合吃吧,咱那火锅里有菜有肉有海鲜,够了。
我抖擞抖擞精神回了家,我抱着我这火锅我这个美啊。没筷子我拿手捞着吃,您别说,还老有惊喜。我捞出一跟半米长的拉面,估计干的时候也就十厘米 长。我还捞出块儿碎地瓜,往牙缝里一塞,这叫甜那!哟,这谁假牙啊,有钱人可真是不一样,吃火锅假牙掉进去愣不带捡的,这是好东西,回头我街上捡跟棍我当 痒痒挠使。

小的时候最喜欢的事情之一,就是在教科书或者招贴画的人像上面,给人画上大牙或者帽子或者其他奇怪的装备。

今天一出门一看,马路边的保护野生动物大幅广告牌上面的姚明头像都被人贴上了白色的大牙,仔细一看那大牙居然是个办证的小广告。可惜我的手机没有拍照功能,否则就拍下来给大家看了。

姚明的小广告大牙近照

以前还有一次是在东五环外看房的时候,发现某个井盖上面有个“坏”字,是用好多张小广告粘成的,仔细一看这个井盖已经有裂纹了,也许是贴小广告的怕哪天真裂了有人掉下去,就贴出一个坏字,让大家小心。

Update: 用一个很老的 K700c 拍下来了,质量比较差,大家凑合看看

自小我就是一个对衣服没特别多概念的人,基本是家里面给什么穿什么,一件衣服不穿到变小或者彻底挂掉那是基本不会换的。然后我又在高中以后基本就停止长个,于是我身上经常穿的是 5 年历史的裤子,8 年历史的大衣一类东西。这其中历史最悠久的是我初中的校服 — 一件 15 年的运动服。我估计这样下去再过个二三十年,我身边能充满了文物,就像文革时候的东西一样,现在都老值钱了。

昨天终于有人对此现象看不下去了,带着我去逛了一天商场,共计购置外套一件,仔裤一条,衬衫一件,毛衣一件。我终于可以告别文物守护者的日子了。嗯。在此表示特别的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