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木上面看到了一个飞蚊症的文章,不由得悲从心生。2006带给我的两大纪念,一个是毕业时候减肥的效果彻底消失,体重恢复到了两年前的水平;另一个就是这飞蚊症了,以前从来没有过。原来这个东西还是无药可治的。奉劝各位一句,如果要加盟外企,千万要仔细想想。时差的问题太讨厌了,经常需要很晚或者很早处理事情。

附,水木某版面上讨论飞蚊症的文章
http://www.newsmth.net/bbscon.php?bid=26&id=258806
日子真苦啊。。。

(贴一片大白菜)

终于回来了,一路无事,除了飞机起飞前有两个人为了一个座位打架,然后一群SFPD的警察叔叔冲了上来,导致飞机晚点1小时之外,大体算是平安的。托运的箱子也没有如传言般被美国大兵撬开。北京天气还是一样的干,据说很多人感冒,一定是最近他们跪拜 MJ 不够诚心。

为了尽量避免得感冒,在这里跪拜 MJ,跪拜蒋爷,跪拜科大爷,跪拜郭博。。虽然自己都对这种临时抱佛脚的行为不太有信心。在地球的另一边时候跪拜 MJ 的时候可能方向不太对,做的都是无用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