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今日
 
    "我们的目标就是上市, 我们已经拿到了 XXX 投资, 马上还有 XXX 投资会到位,我们管理层给自己开的工资都是非常低的,我们可以开得很高,但是我们不,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上市." 在五道口 T6 火锅昏暗的灯光下, 某视频网站的主事人充满激情的对我说.
    他有理由充满激情, 如果有人拿着大把的美元扔到你的头上,你也有理由激情澎湃一下. 可是我不是,我只是一个刚受到严重打击, 心情低落到极点的程序员. 堆积的美元和在路上的美元都没有能够打动我, 最后我去了一家大一点的公司,我没有很大的野心,我只想平静的过我的生活。
 
今年昨日
 
    "去年这个时候我们在讨论上市, 今年这个时候我们在研读劳动法和破产法." 还是在五道口, 该网站某员工苦笑着说. 他们刚从公司打完游戏出来. 现在每天他们上班就是打游戏, 等待公司发布裁员消息.
    一年的时间不算长,但是已经够发生很多事情, Web2.0 的时代烧钱更加疯狂,以前 ChinaRen 那点钱也还是坚持了有好一阵子才卖给了搜狐,现在只需要半年多一点就可以烧掉相同多的钱。而且还欠了好多。很多只有小说里才会看到的故事,都真实的发生在公司里。我不知道是该安慰这些和我曾经共事的兄弟们,还是该庆幸自己没有热情。何况,谁又能肯定我现在的选择没有问题呢?
 
   
一个哥们在 MSN 上面跟我说,互联网这个东西真是没法做,所有东西都是后验的,完全是成王败寇。我也只能跟着苦笑。
 
 

连续两天坐错车了。

第一天是在五道口上了反方向的城铁,坐到龙泽才反应过来。
第二天是在东直门就下了地铁

难道真是忙晕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