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没有拜 MJ 和布总,他们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于是降祸给我。
 
域名过期 -> 有人发现页面不能访问以为服务器出问题了,重起服务器 -> 起不来, raid 识别失败 -> 硬盘拔到别的机器上面不识别 -> 换机器 -> 重做页面
 
跟机房的人JJWW了半个钟头,手机费干掉无数。某人在 MSN 上面说,你太善良了,我确实是太善良了。
 
从今天起,每天一炷香,拜 MJ 布总,排名不分先后。
 
看起来有发展为人身攻击的趋势,很多人也觉得应该删掉,那就先删掉吧。可能对不起辛辛苦苦的写了好长的朋友。
 
非常感谢大家给出的意见,说得都挺有道理的,看了以后还是一个两难状态,唉,也许开始开这么个话题就是错误的。大家也别在这个帖子下面继续前面的话题了。sorry to all。
 
//bow
 
 
 
深夜里,一遍一遍地听着《后来》
 
敲打着键盘,写着某些文字,泪水在眼眶中打转,从来没有发现自己也是这么感性的一个人。
 
朋友就是朋友,在你难过的时候总是给你以安慰,即使你做了对不起他们的事情。
 
有人说我失恋了,确实,我就像经历了一场失恋,虽然我并没有恋爱史。
 
写到一半写不下去了,有个小学同学忽然发了个消息过来,于是就一气倒了很多消息过去,也不管对方有没有在听,只想找个人把话都说出来。却把她吓得够呛。不过自己心情好多了,于是接着写。
 
我只是个任性的小孩子,只会给别人带来困扰。
 
有些事情一旦开始,之后的发展就不是人能够控制的,已经无法回头。或者说,其实是心已经变了。
 
深夜的胡言乱语,各位看过就忘记好了。
在低能轨道上运行,这时候我懒得像一坨食,对一切都没有兴趣。
 
有时候我受到激励,就会跃迁到高能态,这时候我非常活跃。
 
但是高能态是不稳定的,于是很快就消耗掉了能量。
 
于是我就还是那个低能态的电子,懒惰地运行着。
 
 
2005 年的最后一个小时:
 
用短信群发机发骚扰短信,结果发到半截短信开始不断回过来导致发送程序不断和手机失去联系,一共重启了六次程序,才把所有短信都发送完了,但是后来核对至少丢了一条给 tanya 的。
 
很多人回了短信,但是我最希望能回的那个人没有回,不过,这也在意料之中。
 
在 bbs 上面灌了一些水
 
翻来覆去的听刘若英的《后来》
 
2006 年的第一个小时:
 
忍着腹痛打字,最近一直在拉肚子,写了一封信
 
在别人 blog 说了一些很大胆的话
 
改听《成功岭上》
 
 
所以 2006 和 2005 其实没有什么区别,都是一坨时间而已。奇迹不会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