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是好胸。
     人是美人。

    诸葛亮捉起狼毫,在孙尚香赤裸的乳房上洋洋洒洒,不一会雪白的丰胸上就密布了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

    一部《出师表》写就,诸葛接过来赵云递来的手巾擦了擦手,欣赏起来。
    赵云在旁边问:“先生,怎么现在房展会都要弄这个调调,弄个裸女,在其身上写写画画。”

    “这叫人体彩绘,是高雅艺术,你不懂的。”

    “请教先生。”

    “人体彩绘,人体代表土地,彩绘代表我们的房产商的规划,我们房产商建房就像是艺术家作画一样。”

    房展大厅,孙尚香穿着丁字裤,挺着胸,围着沙盘扭来扭去,一时之间吸引了无数眼球。

    赵云咽了口口水,接着问:“那为什么还穿个丁字裤呢?像竹影、木子一样脱光了不是更艺术?”

    “那不行,脱光了就成真理了。”

    “真理?”

    “没听说过,真理总是赤裸裸的,虽然我对司马懿等房奴准房奴是赤裸裸的剥削,但是也不能直接告诉他们,我在剥削你们啊,总须穿上丁字裤,涂上些花花草草,美其名曰繁荣经济么。”

    “明白了,唉,二哥就是太坚持真理了……”

    “老二怎么了?”

    “关二哥这几天不小心说了几句实话,没成想见报了,昨儿一出门就被一群房奴、准房奴围上理论。”

    “他说什么了?”
    “前天他对乱弹报的记者华雄说:我是一个商人,我不应该考虑穷人。如果考虑穷人,我作为一个企业的管理者就是错误的。因为投资者是让我拿这个钱去赚钱,而不是去救济穷人。华雄又问如何塑造企业品牌?他说:没有巨大的利润支持,无法建设品牌,因此房产品牌就应该具有暴利。”

    “糊涂!这些话都是你我兄弟私下说的,怎么能公诸于众呢。你二哥就是太骄傲,我说了他无数遍了,防火防盗防记者,他就是不听。”

    “是啊,二哥气得不行,今儿一早他就拿了个瓶子直奔报社去了,说是要去烧了华雄的汽车。”

    “哼,你看着吧,照这样下去,他开发的麦城山庄早晚出事。”

    “先生息怒,有空我劝劝他。”

    “不提他了,老三准备的怎么样了?”

    “张三哥已经按您的吩咐布置好了,说起干这事情三哥是把好手,以前长板坡花苑开盘时,三哥就弄得烟尘四起,声势大做。”

    这时赵云手机突然爆响,赵云接后大惊,“先生,大事不好,听说司马懿今天领着15万买房的泥腿子来闹事。”

    “竖子敢尔?!”

    “是啊,他不想混了,我去叫物业们揍他们一顿,把他们轰走。养兵千日,用在一时,叫物业们先练练兵。”

    “不行,”诸葛亮指了指围着孙尚香不听拍照、录像的记者们。“我来应付司马匹夫。你们该干啥干啥。”

    诸葛亮套上皮尔卡丹,系上金利来,领了两个小蜜,搬了张雅马哈电子琴,登上房展城城楼上,凭栏而坐,焚香操琴,略加思索,弹了曲“对面买房的女孩看过来”。

    不多时,远处风尘大作,一彪买房人马灰头土脸地杀到到近前。

    只见旌旗如云翻滚,中军的帅旗上写着大大的“穷”字,正是司马懿军。

    先锋司马昭一马当先:“诸葛老儿,你定的房价如此之高,都没人买了,还不降价更待何时?”

    诸葛亮停下演奏,吩咐小蜜:“打开城门,叫这傻孩子看个明白。”

    司马昭抬眼望去,只见城内售房处门口,张飞暗中雇的20000多个民工排成了一个浩浩荡荡的长队,争先恐后的样子就像房子是白给的一样。张飞喝了酒,正红着眼珠子拿鞭子对落后的民工猛抽,煞是热闹。

    司马昭大喝一声:“地产界是个屁,谁也别装逼,你以为我不知道这些买房的都是你雇的人。”

    诸葛亮淡淡一笑:“你看仔细。”

    司马昭凑近一看,买房者都与地产商签了合同,白纸黑字,不是假的,不明所以,于是大吼一声,翻身落马,吐血数升,被副将抢回本队。

    这时只听“嘭”的一声炮响,中军帅旗一分,司马懿催马走到镇中,未曾说话先吟了首词:“房价让人昏呀,小桥流水人家,房贷压垮瘦马,高价不下,没房人在天涯。”司马军中掌声大作,彩声不绝。

    城楼上诸葛亮也不甘示弱,从小蜜手中接过麦克风唱起了卡拉哦OK:“我确定我就是那一只披着狼皮的狼,而你们是我的猎物是我嘴里的羔羊,我抛出楼盘让你们乱抢,就是不愿低价让你们分享。”一曲唱罢,城内的亮粉不停尖叫。

    “傻孩子,你不知道假按揭之术么?”司马懿训斥儿子。

    “啥叫嫁俺姐?姐姐都和姐夫结婚十多年了啊。”

    “蠢货,假按揭就是地产商找托儿买房,托儿们和银行签订房贷合同,银行先把
买房款给垫上。房产商先期回流资金,然后再转卖给老百姓。这是黑心房产商惯用的招数
。”

    司马昭仔细一看,果真,民工们所签购房合同都附带着贷款合同。

    “久闻银行行长刘阿斗智力低下,居然对这些看不出房产商这手段?”

    “阿斗岂能不知,不过银行和房产商是出了名的穿一条裤衩,再说银行贷款里房贷可是优质贷款,阿斗就指着这个活着呢。”

    看到自己假按揭招数被识破,诸葛亮嘿嘿一笑,吩咐左右。不刻城楼高高挂起一个大牌,明日房价上涨2000元。城下赵云领一队精兵在大力散布“地荒论”,老百姓顿时纷传房价还要涨,排队的人又多了几成。

    司马懿暗道:好你个诸葛亮,手里的地那么多,最近还圈了城外孟获乡长的农民耕地,导致失地农民大增,现在又抛出“地荒论”借机涨价。

    这时两军中间杀出一名羽扇纶巾美中年来,诸葛一看认识,正是南方某省国土资源厅厅长周瑜,周瑜向诸葛弹指一挥,高叫:“今年蜀国土地供应较去年增加12%,富富有余,大家不要急着买房。”说着掐指一算,“三年,三年后大家再谈房事吧。”
    诸葛一皱眉,心道:这老对头怎么又跳出来搅局。眼珠一转心生一计,“三年莫谈房事?公瑾最近莫非不中用了,小乔就给小弟借用三年吧。”说罢从城上扔下一瓶伟哥。

    周瑜高叫“气煞我也。”晕倒在地,被手下带走不提。

    “我们不买了!”司马懿听罢周瑜一席话开了窍,发起了“不买房运动”。

    诸葛亮在城楼上微微一笑,心里道:嫌米贵你就饿着,大爷有的是钱,看谁耗过谁了。你不买我还不想卖呢,囤个三年五载价更高了再出手。当下吩咐左右如此这般。

    司马懿忽见城楼再挂一牌“房已售完”。心中一惊,心道:你明

Leave a reply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